当前位置:金沙js333.com > 娱乐资讯 > 外表的华丽无法掩饰思想的苍白

外表的华丽无法掩饰思想的苍白

文章作者:娱乐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15

一种健壮的伦理观宗教观,是经得起反复的质疑和挑战的。
  
  在春中,先简单问一下,小孩对动物捆绑时,老和尚为什么是旁观者?老和尚又以什么依据,实施对小孩的捆绑?动物非草木,人何尝不是?难道老和尚不知道,他正在重复小孩的同一行为?他这样做,不是跟小孩一样幼稚和残忍?由此,我理解文革是怎么发生的。
  
  到了夏更幼稚。少女是病人,不知道是什么病,是否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尚不可知。她到寺庙是抱着求生的希望,僧侣是医者。但青年和尚完全背离其职责,纯粹是引诱,利用,老和尚仍然旁观,更是背离其宗教职责。少女在剧中是沉默者,我们完全不知道她的感情和内心,她完全成了一个伦理学教育的道具,被窥视,被旁观,如同一部AV剧的上演。少女不是活生生的人吗?
  
  作者对人的复杂性的理解陈旧,简单而幼稚。影片看不到对人的苦难的同情和关怀,反而充满了亚洲式的专制和邪恶,令人想起了文革“狠斗私字一闪念”。
  
  我忽然觉得,这非常符合东亚宗教观,符合弗雷泽在《金枝》中对宗教的评价。也明白我们的专制史为什么这么漫长。
  
  一部失败的电影,在传播一种已经腐朽的宗教观。
  
  再看看后面的内容。我不懂韩国的宗教,不知道电影谈的是韩国佛教还是韩国禅宗,还是中国的,那么,只能谈一般性的宗教。
  
  宗教是有地方性的,孟德斯鸠说:
  
  “轮回说是适应印度的气候而创造出来的,那里烈日的火焰燃烧着广漠的田野”
  (《论法的精神》第五卷)。
  
  影片展现的却是湿热的气候,蛇、鱼等湿滑隐喻,湿透的肉体,冰凉的溪水,都与印度旱热气候的宗教观格格不入,那里谈得上是苦行的地方?导致后面所谓的修行显得不伦不类,令人发笑。劝小孩不吃糖,警察自己参股桑拿的前提下勤快扫黄,无疑都是极其幼稚可笑的。
  
  我不大明白作者的轮回观,如果是印度宗教的轮回观,应该设计此岸和彼岸的概念,在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中轮回,比如日本就有一部叫《轮回》的电影,主角杉浦问:“究竟我是不是那女孩的转世”,在现世设计一个孤岛,划来划去就是此岸跟彼岸的概念?这部电影究竟是印度轮回观还是中国式的现世报观?在作者眼里,现世就是地狱吗?作者的表达是混乱的,或者他们的宗教观本身就是混乱的。
  
  孟德斯鸠又说:“….那么一种宗教有一些特殊性的教义同时又有一个一般性的信仰,差不多总是方便的。实行这一信仰的条规不宜过于仔细,例如可以一般地劝人修苦行,但不规定修某一种苦行。”
  
  “对于宗教,应避免使用刑法,刑法使人畏惧…一种畏惧被另一种畏惧消灭掉了。居于这两种不同的畏惧之间,人们的心灵就变得残酷了。”
  
  孟德斯鸠举日本的酷刑为例,或许韩国的宗教观也与此差不多:
  
  “长期的刑罚给人厌倦多于恐怖;正因为它表面上易于忍受,所以反而是更难忍受的。”
  
  好的宗教观不应该离弃对人类的爱和怜悯。作者的表达使人心变得冷酷,令人厌倦。
  
  作者讲清楚了老和尚的身份吗?他是法官吗?谁有资格来审判小和尚?谁又有资格审判小小和尚?
  
  雅斯贝尔斯为此进行了创造性的定义,定义了天上的罪和人间的罪,天上的罪归上帝审判,人间的罪归法官审判。
  
  专制政体长期对此不进行区分,往往将“淫”上升为刑事罪,儒家文明法律伦理宗教不分,这就是为什么警察会理直气壮的上门逮捕看黄片的夫妻和硬盘存黄片的人。
  
  显然这部电影利用电影的视觉优势,依靠画面的华丽进行投机。我尊敬那些真正商业片的导演,更尊敬大师,如果想知道这种类型片的榜样,那就是有“欧洲电影良心”之称的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十戒》。但是,我痛恨伪大师,尤其这种有意无意支持专制文明的投机片,所以我给了最低分。

韩国金基德导演的作品。一个据说拍电影很佛教、很禅意的人。

讲的佛学。

宗教的轮回观。

想起金刚经里面核心的一句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中心思想就是要让人破执。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外表的华丽无法掩饰思想的苍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