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js333.com > 娱乐焦点 > 金沙js333.com:《长江图》:不一定是最好的电影

金沙js333.com:《长江图》:不一定是最好的电影

文章作者:娱乐焦点 上传时间:2019-10-12

作为一个但凡是临江的城市都得跑去江边看看的长江控,北京影展的时候就被这电影的简介吸引到,没想到竟然能够公映,并且欢欢喜喜地抢到了后窗的福利票。
说是剧情片,在我看来有点实验性的意味,大多数情节都是情感的表达和琐碎的回忆在推进,意图留下大量空白让观众猜测,而不是讲完整一个故事。
在我看来相比于勇敢的女主而言,男主有些懦弱,看他们相互寻找,相互躲避,相互逃亡,相互理解,在曾经同向的航行后,剩下自己与自己和解。
同样是强行念诗,和过渡自然的《路边野餐》相比,《长江图》中的诗则显得平庸和故作姿态,初中生水平的诗句,每次念起来我都有点不忍直视,粗显又中二的句子把摄影攒下来的高逼格拉低了很多。
胶片的色彩真是极美的!长江下游宽广浑浊的江面,鄂州破败的江心洲,山色昏暝的三峡上游,姿态各异的大佛和女孩的剪影,很多镜头都把我美呆了。
故乡故称江陵,长江的荆江段。三峡水库往后,重岩叠嶂两岸连山是我心里最美的景色,看一眼就能爽到,只是现在江边的模样,与郦道元写的巴东三峡铺天盖地的恢弘,还是差远了吧。
电影配乐也很棒,呜咽的大提琴,重复的音符,气氛营造得很静谧,又有种静水流深的暗涌感。在古寺中有时会出现萧。男主每到一个地方,几乎都会去江边的佛寺转一转,这也是我喜欢的一个元素。
全片印象最深的部分,是在一个安徽的古寺说的一个故事:古时候跑船的商人在岸边青楼里与妓女一夜之后交换身体,往后妓女变成男儿身下长江跑船,商人留下来接客,原来的归原来,往后的归往后。

      诗人船长高淳(秦昊饰)驾驶货船广德号,逆流而上,从上海到长江源头,他不断上岸寻找艳遇,但在每个码头都会碰到同一个女人安陆(辛芷蕾饰),而安陆的旅程却是沿着长江源头顺流而下,她不断变换着面貌,越来越年轻,从1989年刚毕业时的单纯,到船行上海时,她已沦为一个为一兜土豆而卖身的底层妓女。电影的叙事打破了常规的线性结构,将男人和女人的这段缝合了时间与空间又交错互动的旅程变得更加破碎和疏离。
      诚然,《长江图》的故事文本并非如此简单,除了爱情线,影片中还有两条线,一条是丧父的中年文艺衰男高淳追寻父亲足迹,寻找心灵慰藉的线索,另一条是送货的线。最重要的是,它充满了多重隐喻和指涉,极具耐人寻味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
      《长江图》中“魔幻”,当然不是商业电影中那些特效,影片呈现的“魔幻现实”就是导演想要达到那种亦真亦幻。高淳的航线是现实主义的,既是空间意义的位移,又是时间意义的溯源。与高淳总是在相逆的时空轨道上的安陆,她的路线顺流而下,又飘忽不定,她样貌不断变换,到了三峡大坝便消失无踪。两个人在不同的码头交汇,交汇又分离,分离又找寻,如影片旁白:他们可以一再相遇,但只能拥有相遇的那一刻。
       “魔幻现实”的风格还体现在影片中左右不定的处理和暧昧难辨的逻辑。安陆是真人还是长江化身/本身?是神、佛、菩萨,还是高淳的幻觉?跑船的青年意外身亡,祥叔也不明离去,高淳被捅后没死还是灵魂到了西藏朝拜?王宏伟饰演的男人自杀后为何又去寺院送棉被?这些真真假假、开放性的情节,以及丰富饱满的意象和传说故事都糅合到长江的画卷之中,筑就了一个作者心中该有的故事和长江该有的样貌,因为艺术电影是直面导演自己的,而对观众来说,可以生发出不同的读解,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
      影片是胶片拍摄的,胶片可以体现出低照度时的微妙质感,更加柔和的色彩过渡和颗粒质感,把冷寂朦胧的老长江,展现得诗意隽永。还有部分镜头用数字摄像机,甚至DV拍摄,除了实景拍摄,还采用了纪录片镜头,不同质感的镜头交织在一起,配上黑暗系的哥特音乐,共同完成了魔幻长江的叙事实验。
        《长江图》中最具争议最神秘的莫过于安陆的形象。就像影片中安陆喊出口的那句“这是我的长江”,的确,安陆是长江的化身,更是长江本身,她的灵与肉负载了导演关于长江的美学想象。广德号逆流而上,越接近长江源头,安陆也就越来越年轻。她与母亲合葬在长江源头,她跟长江也有共同的终点,她的少女时代从宜宾到巫山,在三峡宜昌,她成为一个充满女性魅力和诱惑的年轻女人,船行上海时她表面是沦为底层妓女,但实质上已经修行成一个“一定有很多人爱我,我也爱很多人”的菩萨。
        颓废的文青高淳逆流而上,通过一本诗集,寻找父亲的踪迹,寻找艳遇,寻找心灵慰藉,安陆顺流而下,两人相遇,纠缠,逃避,和解,与安陆的关系更像高淳的自我斗争,或者说,高淳找寻的不是安陆,而是自我。
          行走就是杨超电影的风格,无论陆路( <旅程>)还是水路(<长江图>)。杨超电影中的两性塑造,很有韵味。在他电影中,女性兼具天真与成熟,外表有着类似娄烨电影中女性的迷离,但骨骼清奇,执念很深又异常坚韧,反叛性比男性更强烈,自我意识总是先于或高于男性。《旅程》(2004,杨超)讲述了一对厌学的男女几次出走寻找自由和可能的故事,耿乐饰演的四次高考失利的男生在几次反叛后,最终回归“正途”,女孩却决绝洒脱地顶着一只毛毛鸡扬长而去。《长江图》中,安陆根本不是在追寻爱情,她一直在寻找自我存在意义及人生如何安放,就像她跟佛祖的对话,她是个探讨人生终极命题的人。
      《长江图》中的爱情,不过一块拼图,背后是导演复杂宏大史诗般的野心和对记忆梦想的祭奠怀念。与十年之前同样涉及了长江的《三峡好人》(2006,贾樟柯)相比,贾樟柯特别追求现实质感,而这并非《长江图》的题中要义。《三峡好人》浅(中性词),《长江图》满(中性词),后者用密集的意象与隐喻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复合主题群,关于宗教,救赎,爱情,历史与现实,甚至环保……不过,导演想探讨的主题如此之多,反而少了《三峡好人》的通透。既相似又迥异的两位导演,不同的艺术追求,单是方言还是普通话的选择上可见一斑。
      而与饱受好评的《路边野餐》相比,《路边野餐》像一个初出茅庐,清新恣意,没有套路的年轻人,《长江图》像一个沉淀多年,沧桑苦郁,精巧编织的中年人,一个明快而个人化,一个浑厚而历史化。《路边野餐》的诗是外挂的,(导演才能没地方使了,创作的几首抒情的诗也放上吧,蛮有灵气),《长江图》的诗是内嵌的,是参与叙事的,它是高淳到达每个码头后发给观众解释的朋友圈(不过是80年代文青风格的)。反正呢,都是好电影。
       艺术电影会给看惯了类型片的观众造成不同等级的不适感,因为好莱坞电影会让观众长久呆在一种舒适区,某种意义上说,它让人精神退化,非常多的信息抛给你,你跟着走就OK了,但是艺术电影恰恰相反,它把观众从舒适区赶到伸长区,它需要观众与电影作者一块去建构一个文本,导演不喂食给你,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经验、认识和脑洞来自己吃饱,再给这个电影提供一种阐释。然后你后之后觉,思考的乐趣是多么美妙。我不知道如何推介这一部电影,我也没有完全整明白它,无论看不看得懂,仅仅是摄影就足够让你感到幸福,仅仅是长在画面中的质感都足够让你感到圆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喜舍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原载于《影艺独舌》2016-9-10 21:06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娱乐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js333.com:《长江图》:不一定是最好的电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