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js333.com > 娱乐焦点 > (转)深度解读2001: A Space Odyssey

(转)深度解读2001: A Space Odyssey

文章作者:娱乐焦点 上传时间:2019-10-22

因为就算今时今日科技已经进步到能上天入地,人类的固有的本性,和荒漠里那些手持骨头互相敌视的野人相比,也没什么大的差别。

带着这样的观点,后面的疑惑就会迎刃而解。这个时侯,去进行AE-35替换的,正是大卫.鲍曼。他带着完好的备用AE-35,没有进行替换就这样回来了。(照理来说每个零件应该刻上一个唯一的ID,但影片中没有描写这方面的任何信息,解释是留给我们的——也就是说,不说明情况是有理由的。)然后,地球上的HAL检测系统报告,AE-35并没有故障。(换言之,这是发现号的HAL的错误)这是地球方面对鲍曼带回来的部件进行检查后所得出的结论。从这之后,HAL开始逐渐被逼入发狂的境地,不稳定的情况(对自己的判断没有自信)出现了。然后,以此为根据,布鲁也开始相信HAL发疯了,所以,在切断通讯线路的POD里,鲍曼和布鲁进行了秘密商谈。他们密谈的内容(看似避开了HAL),被HAL用读唇法破解了。(实际上,鲍曼是故意让HAL得知他们的计划的,影片中2人进入POD时,POD是背对HAL的,也就是说处于这个位置的话,HAL是无法通过读唇法破解他们的谈话内容的,但是这时鲍曼却命令HAL将POD旋转过来,直至HAL恰好能清楚地观测到他们嘴型的位置,这是一个可以作为证据的细节。)事实上鲍曼早就知道HAL有这种能力,而且这是有有力的根据的。鲍曼具有美术才能,在给冬眠中的队员们画素描的情景,被HAL看到了。这个过程中,他惊恐地意识到,HAL毫无疑问具有可怕的辨识能力。(HAL的评价是“基本上很像”!)实在是巧妙的伏笔。

这里导演刻意地表现了史前的荒凉和原始人的无助。为什么取景没有选择森林、河流而是选择这样荒芜的沙漠,就是要突出这是个没有希望的荒凉世界。
直到黑石出现,开启了野人的智慧,教会了野人使用工具,野人才开始在同野兽的竞争中占据上风。
但是导演并没有在野人学会使用工具(骨头)的时候就把镜头切换到现代航天飞机。
而是再用了一组镜头表现人类学会使用工具后,马上又学会了用工具来互相杀戮。

每当黑石出现的时候,都会响起Gygory Ligeti的安魂弥撒,这首曲子中不详的旋律,分明就是一种诅咒!“神”为了让人类学会“杀人”而给予人类的智慧。也就是说,“神”为了给地狱搜集样品,创造了整个人类文明。

我觉得这里不难理解,黑石的主人造了个屋子,让大卫在那里度过生命中剩下的日子,最后用大卫的人类基因,创造了一个新的生命。

400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大猩猩在非洲草原上生活,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死尸的骨头可以用来当工具,甚至当武器,但某一天不知哪儿来的一块长方形黑色巨石给了他们启发。于是,人类往前进化了关键的一步。2000年,人类在月球上发现了相同的一块黑石,这块石头还向木星发出强烈的信号。美国政府于是派出一艘宇航船前往探个究竟,船上有两名宇航员,3名被置身于冬眠状态的科学家,还有一台名叫哈尔的超级电脑。哈尔装有人类的感情,同时他是惟一掌握这次行动真实意图的一个。但在半途中,宇航员怀疑哈尔出差错,他们打算关掉哈尔的部分功能。不料哈尔会看嘴形,事先了解了他们的想法。于是他乘其不备,杀死了沉睡的科学家和其中一名宇航员。剩下的宇航员大卫跟哈尔展开殊死搏斗,终于制服了哈尔。他只身前往木星,并在那里见到了另一块黑石。影片结尾处颇为神秘,出现了巴洛克式的古典室内景,大卫在迅速衰老,他的卧室里又出现了黑石。最后一个镜头是一个婴儿,在太空中。

浩瀚的宇宙、巨大的行星、美轮美奂的飞行器、穿着太空服的航天员、来自外星的石头...

“人类的黎明”一章中,从黑石那里得到智慧的类人猿,手里握着骨头,先把附近的骨头砸碎,然后是野兽,最后把敌对部落的首领杀死了。请注意,从一开始,本片就以死亡和杀人作为主题。这是一个重要的伏笔。

显然导演和剧作者还是对人类悲观的,人类想要继续发展,必须摆脱现有的有着众多缺陷的低级生命形式,蜕变为更高级的生命形式,而这种蜕变,不可能靠自身完成,不可能靠达尔文的进化来完成,只有靠神的指引。

研究到这里,终于得出这部电影实际上是部犯罪电影的本质。但是,它并不是仅仅描写鲍曼用完美的犯罪杀死布鲁和HAL这一事件。那样的话就和普通的犯罪电影没有什么区别了。这是部时间跨度长达数百万年,描写“神”惩罚罪犯的始末的故事。

这些在当年一定是史无前例的,所以票房很不错。

对于玩弄他人生命于鼓掌之间的人来说,最严厉的惩罚是什么?那就是,让他没有办法“死”。死亡对他而言只是救赎。“永远的生命”才是真正的惩罚。同样描绘类似观点的作品,是手冢治虫的《火鸟宇宙篇》和荒木飞吕彦的《JOJO奇妙冒险第5部》。

这个篇章的情节处理我个人觉得是非常经典的,几个小段的主题十分明确,构思巧妙,宏伟的原始沙漠景观和惟妙惟肖的野人动作,令人叹为观止。

根据以上的考察,HAL事件,并不是主要故事之外的旁支末节,而恰恰是正部影片所要表达的主旋律。相比糟糕的克拉克小说版来说,为HAL事件做了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

不过放到1968年,45年前的背景下,那个时候电脑还没有普及,人类还没有登月,普通人还鲜有机会目睹神秘莫测的宇宙,这部片子让许多科幻想象有了视觉化效果:

人类进入太空,在月球上发现黑石,木星勘探船“发现号”的建造和出发。这一切全都在神的计划之中。然而,就在这里,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1. 人类的黎明
    这个篇章的前半部分我个人觉得整部电影拍得最好的地方。

整个影片分为四个部分。

  1. 木星任务:18个月后
    这个篇章比较易懂,没啥好多说的,表现了人和机器的互相利用而又互相猜疑对立的关系,显然导演和剧作者对于机器智能发展是持怀疑态度的。

  2. 木星以及无限苍穹
    一大段电子合成图像实在是看得让人不舒服。我觉得还是受限于技术,要是现在,导演完全可以用宏伟的星际穿梭特效来表现。

Chapter One
初,盘古开天辟地,女娲以黄土造人。中国的神话如是说。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圣经》如是说。用来当工具,甚至当武器,但某一天不知哪儿
普罗米修斯给人类带来了火种。希腊神话如是说。

至于克拉克的太空漫游四部曲小说,我觉得没必要和电影联系起来。因为电影和第一部小说的创作是同时进行的,后面三部是克拉克自己的后续之作,在拍电影的时候不可能把后面三部小说都构思好了。

飞行中最初的事件,是通讯用的AE-35部件发生“故障”了。HAL报告说此部件发生故障(72小时后会失效),然而故障并没有发生。这是HAL自身发生“错误”的最初的迹象。

但是放到现在肯定是落后了,就像现在看完星球大战前传3部曲再去看原来的三部,根本就看不下去了,特效差、故事简单、节奏慢(那个时候电影都是慢节奏的,而现在电影节奏都是越来越快)

船长大卫.鲍曼要杀死副船长弗兰克.布鲁的动机无法判断,也没必要知道。他们在没有过去,没有背景的情况下就这样登场了。要说动机可能成千上万,不胜枚举。下面,在向太空深处飞行的飞船内,在密闭的舞台上演的完美犯罪的全过程,将被彻底剖析。

在这个篇章里导演对于人性是悲观的,没有高等智慧的指引,野人永远不会变聪明(估计导演是不相信达尔文的),可就算变聪明了后,也还是无法摆脱原始野蛮的本性,解决了生存问题后,就开始把科技用于罪恶。

“发现者号”按计划到达木星。与黑石擦肩而过。静谧的太空里,黑石安静地漂浮着。宏大和诡谲混合在一起,在越来越清晰的背景音乐里,更显示出一片空洞的死寂。
大卫穿越时空隧道。紧接下来的大量反色偏色的镜头画面让人头昏眼花。旋转混沌斑斓变幻扭曲闪烁绚丽诡异梦幻堕落飞腾快感失重加速窒息冲击红绿蓝紫黄……若说前面的视觉冲击充满了全金属的气势磅礴和机械化的一丝不苟,那这里的视觉冲击则是疯狂的激情、癫狂的嘉年华、迷幻药物刺激下的狂欢的幻觉。“据说当年的嬉皮士们是躺着看完这部电影的,因为影片那无比绚丽的视觉冲击可以让他们体嗑药后的幻觉快感;而且干脆有人怀疑库步里克是在吸食LSD之后拍摄了这部影片。”假若这是真的话,那毫无疑问是属于这一段的。在深夜的时候,独自看这段片段,甚至有一种毛骨悚然却又欲罢不能的快感。
接下来发生的更象大卫潜意识里的幻象。太空舱落入一个充满巴洛克式风格的卧室。穿着宇航服的大卫明显衰老,然而他看到了穿着旧式睡袍进餐的更衰老的自己。然后,进餐的老人大卫又看到了躺在床上更衰老的等待死亡的自己。神秘的黑石出现在垂死的大卫面前,大卫伸出手指急切地去触碰它。一转眼,透明晶莹的球体里孕育了新的生命——星孩。生命的终点是死亡,时间却没有终点,死亡不过是另一个新生的开始。星孩的目光凝视着宇宙,前方是未知的未知,影片却已经结束。

最后大卫进入一个巴洛克风格房间,在那里逐渐老去,将死之际黑石来了,一转眼,”星孩“出现了。

话说回来,这部影片中最美得令人战栗的场景中,即被人猿抛出的骨头,变成飞船的那一幕。是描写人类的“工具”从骨头进化到飞船的令人感动的一个镜头,用一瞬间概括了数百万年的飞跃。曾有一位评论家说道“令人十分害怕。这个镜头,实际上揭示了人类手上的工具(比如飞船)实际上是杀人的凶器啊。”当初听到的时候,还嘲笑过他的见解。现在看来,他是真正抓住了这部电影本质的人啊!

其实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电影本身真的是不好看,节奏拖沓,剧情晦涩,最后一章还有一大段电子效果合成图看得让人头晕。

鲍曼这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已无从考证。在木星轨道上待命的第三块黑石究竟作出了什么判断,同样无法了解。“神”的本意应该是将从地球来的生命进化并且采集起来。。。然而结果却是,“神”,将他堕入了地狱!

但是这部电影即便放在45年后的今天,也还是值得一看的,因为它就像84年的银翼杀手一样,有许多科幻与哲学交织的迷思。

请记住,这是1968年拍的片子。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从外太空拍摄的地球照片,更不用提什么月球和木星了。1969年,人类首次登月。仅仅是这一点,足以让我们,即使是在21世纪,也得向库布里克致敬。恢弘大气的画面、精致绚丽的细节,还有穿梭机、空间站、卡式电话、超级电脑……这样在今天得到惊人的实现的技术前瞻性,这属于1968年的非凡的想像力,足以让21世纪的高科技支撑下想像力反而萎缩到只能在故纸堆里翻找灵感的好莱坞汗颜。奢华的想象和绚烂的视觉冲击是《2001:太空漫游》的亮点,恐怕也是能让一部分不耐烦的观众支撑下去的动力。如果嫌思考太累的话,就看影片的画面和太空旅行的细节好了,那些泛着金属光泽的充满冰冷气息的太空船、太空基地是天才的想象力和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的完美结合,这的确是顶级的视觉享受,正如影片的宣传语所说:you’ve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it。当然,前提是片子的画面够清晰,质量够好。影片第二部份便开始于前述提到的蒙太奇手法——从骨头到宇航器。从第一部分平滑渡过到第二部分,甚至连标题都没有(也是唯一一处无标题的)。也许,即使进入了太空,人类的蒙昧时代还没结束。黎明仅仅刚开始。四百万年过去了,人类的本质仍旧没有改变。注意进食、睡觉、饮水等生活细节的反复出现,虽然方式有了区别或者说进化,不过本质上,黎明时代的猿人和太空时代的人类没什么区别。

所以,并不是因为鲍曼杀人而将他堕入地狱。“无论哪条道路,都要堕入地狱!”鲍曼的杀人行为,只不过是人类这个被诅咒的种族所得到的“业”而已。而这个“业”,正是“神”所创造出来的这个种族的象征。

那么,为了将HAL报告的仍旧故障的AE-35(事实上,它根本没有被替换)带回来,这次轮到布鲁出舱了。根据鲍曼的计算,这对于HAL来说是最后的机会了。什么武器也没有的HAL,为了保护自己,必定要将2人分离,除了将其中一个扔到太空去这一手外别无他法。

在那不知道年代的远古,非洲大地仍是荒漠一片。一群黑色的猿人生活在这片大陆上,艰难求生。以文明人的眼光看来,这里是黑暗一片,文明的曙光也许还在黑洞里旅行。一日,一块黑色的方碑神秘地降临非洲。仰视黑石,太阳从上方升起,曙光破开黎明前的黑暗,驱赶走夜月微弱的光;猿人举起手中的骨头,如天光破开黑暗一样,强健的臂加上坚固的骨头,劈开了蒙蔽在猿人眼前懵懂无知的黑暗混沌,文明的曙光第一次降临地球;尚存兽性的嘶吼如教堂里的颂歌——天上的父啊,荣光开始照耀地球。库布里克如是说。

《2001:太空漫游》,讲述了一个充满自我意识的、混杂了历史、宗教、寓言等意识形态的神话。这的确是一部非常自我的片子。影片开头长达三分钟的黑暗足以让没有耐性的观众退场。语言在片子里是纯粹的配角,第一句人的声音是在片子的第25分钟。我们需要在音乐里根据画面判断或者思考。这对于习惯于听到对白的观众们来说,实在是费劲的折磨。观众一开始就被排斥在片子外。我不考虑你想看什么。你只需要接受我给你所看的,然后,思考。库布里克有他自我的霸道,而匍匐在大师威名下的我们低眉顺眼,企图在这晦涩的、混沌的片子里解读或者自以为解读出大师的目的。从猿人到人类,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步。库布里克把它处理得如宗教故事一样,黑石的降临,如上帝赐予猿人的天书。触摸黑石的猿人,如接受天书启示的教徒。黑石和骨头交错出现的画面,更是意味深长。似乎在暗示人类的文明起步于天启。而那发明(准确点是发现)了的工具的猿人,则是上帝最初的宠儿——亚当。在水坑附近进行的争夺,是人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由神庇护的亚当利用手中的工具杀死了对方的首领,赢得了战争。这却让我想起《圣经》里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只是该隐和亚伯的角色颠倒了一下。时光飞逝,在剪辑的画面上蒙太奇的手法运用得如此精妙。在蓝色天空下旋舞的骨头,一瞬间,已经换成漆黑太空里漂浮的宇航器。白驹过隙已经不足以形容时光的飞逝。漫长的文明史就浓缩在一秒之内。然而,这是人类的沧海桑田;却是宇宙的微不足道。伟大和渺小,便共存于这一秒。

此外,对本片的理解,用心理学来解释也好神秘学来说明也罢,因为太过晦涩,所以掠过。

然而,鲍曼在没有头盔的情况下,成功地进入了紧急阻隔门!(这是除了“人类的黎明”一章外,全剧唯一的一处动作戏。)鲍曼赢了!HAL已经没有其他牌可以出了。然后,鲍曼可以以HAL以上的危险行动作为理由,堂堂正正地关闭HAL,完成了完美的犯罪!利用HAL的心理而将布鲁杀害,并且以此为理由关闭HAL。鲍曼的犯罪动机被完全消除干净,什么证据也没有留下。看过此片的各位,应该没人会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吧!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娱乐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转)深度解读2001: A Space Odyssey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