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js333.com > 娱乐焦点 > 存在或虚无

存在或虚无

文章作者:娱乐焦点 上传时间:2019-10-22

      别人总说,这是部伟大的作品。就我本人而言,对库布里克的景仰从《发条橙》的惊艳延续至今,但伟大的作品总要接受时间的磨砺。在2001年早就随着我中考的记忆而远去时,我才刚刚坐定看这部《2001:太空漫游》。
    这位已仙逝的导演必定是哲人,不折不扣的哲人。影片所要探讨的问题是再典型不过的哲学基本问题:我们人类将何去何从?库大胡子在影片中就人类的存在与虚无问题给出了似是而非的答案,他的含糊其辞有着哲学特有的暧昧,毕竟,人类对自身命运的思考总是不可琢磨以及不可定论的。所有看似切实的猜测总有着这样那样不坚实的基底。而科幻片只是《2001:太空漫游》的外衣,它的内里,是再深邃不过的哲学思考。
    镜头在人类的黎明面前畏畏缩缩,茹毛饮血的类人猿预演着千百万年后类似的残暴斗争,人类的悲剧在那样原始的年代便已深埋下果实。那个举世闻名的蒙太奇镜头终于在我眼前上演:猿手中的兽骨被高高抛起,下落时的慢镜头瞬时切换成为太空飞船,洪荒时代就这样嬗变成为了太空时代。对这个场景期待了许久,以至于早前看《再见列宁》时就已经为先一部看出蒙太奇的模仿而自鸣得意。同时,更为耳熟能详的《蓝色多瑙河》也响了起来,画面上是美丽的蓝色星球与广袤的宇宙,据说这其实也算是唯一一部配得上这支世界名曲的电影。
    人物刻画显然单薄了些,毕竟电影本身的设置就限制演员的表情,要出彩是不太可能的。在我看来,最亮眼的角色反倒是高智能计算机HAL9000,影片对它的刻画是极其到位的,它的睿智与狡猾通过红色的摄像头和好听的男中音表现了出来,它是人类自私的见证人,亦是人类杀戮的模仿者。HAL带给观者的压抑,从某种程度上说,或许并不亚于希区柯克的《惊魂记》中的贝茨。
    尤难忘那黑色巨碑,其间有着怎样的诡异不得而知,始终都作为谜昭示着苍凉的未知,难以断定是全然的毁灭还是新纪元的到来。在华美却素洁如太平间的屋子里,宇航员迅速老去,与最初的荒芜野蛮对应,人类的黄昏是曲孤独的挽歌。存在的力量渐渐消逝,虚无吞噬一切。太空婴儿的出现带有更为强烈的诡异意象,但总算是略显光明的结尾,没有让人类彻底毁灭的悲剧在黑洞中热闹上演。库大胡子总算是让芸芸众生的绝望有了那么一点微弱的企盼。
    唯一可惜的是,这毕竟是近40年前的旧作,技术的落后牵绊住了影像上的进一步完美,很多场面的处理在今天看来有土里土气的成分,甚至在影片开头那段能看出明显的布景痕迹。我总觉得是泛滥的特效剥夺了卢卡斯说戏的能力,可不得不承认,成也特效、败也特效,若当时能有足够好的技术,库导在其科幻电影中会为人们贡献出更多经典的CG形象的。

1968年4月2日, 《2001太空漫游》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Uptown剧院首映,许多人把这次首映形容为"灾难"--大量的观众因为"受不了影片的沉闷"和"完全无法理解"而中途离场,很多离场的观众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谁能告诉我这个电影到底在讲什么?",当然,也有部分观众选择坚持到影片结束。这些观众无疑是幸运的,也许他们自己并未意识到,他们见证了影史上一部伟大电影的诞生。

《2001太空漫游》上映后评论两极分化,有的评论家把它捧上了天,有的评论家则把它踩到了脚底。大家对这部电影有着万花筒般的迷惑与解读,对此,导演库布里克表示这个电影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并鼓励观众自行解读。本片场面壮观,气势恢宏,立意深远,片中的许多场景和特效即使在影片上映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来看都绝不过时且震撼依旧,这得益于库布里克对于影片细节和品质的卓越追求。藉由本片,库布里克位列影史电影大师之列。时间就是检验经典的唯一标尺,2001年早已过去,但《2001太空漫游》将经典永存。

《2001太空漫游》不同于之前的一切电影。例如,在影片开始的前三分钟里,除了诡异的音乐之外,银幕上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很多观众一度以为是放映故障。再例如,电影的前20分钟以及最后的23分钟里,通篇没有一句对白。影片的开创性和大胆由此可见一斑。普通电影通常都会讲述一个故事,《2001太空漫游》的故事性则显得非常的弱,它强迫观众通过主动思考把电影里的不同片段和情节联系在一起,并思索其中的深意,影片拒绝提供所谓的"正确答案"。这一点也正是库布里克想通过《2001太空漫游》传达给观众的信息,相似于片中的神秘黑石对人类的启示,这部电影就是库布里克对观众的启示(有句玩笑话说的就是,神先创造了电影,然后创造了库布里克)。

这是我第二次看这部电影,遗憾的是,和第一次一样,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完全看懂。有影迷称,能看懂这部奇怪的电影那才真是奇怪。没看懂,但不妨碍我喜欢她,尊敬她,赞美她--《2001太空漫游》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实现了电影语言的最大化,并超越了电影的范畴,她是一首诗,是一幅画,是一个寓言,更是一种哲思,一种启示。

影片的开始是近三分钟的黑暗,在这期间,除了诡异的配乐之外什么都没有。对此,我的理解是,早在人类起源之前,宇宙就是这个样子,充满了神秘和黑暗。接着,影片中出现了一群远古人类的祖先,我们姑且称之为猿人,他们和其他动物一样休养生息。直到有一天,一群猿人醒来后发现在他们面前矗立着一块规整的神秘黑色巨石。和影片中的猿人一样,作为观众,我们也充满了疑问,这块黑石是什么东西?是从哪来的?谁把它放在这里?为什么要放在这里?等等。猿人触摸黑石后得到了启示,之后他们学会了直立行走,学会了使用工具,并用工具战胜了另外的族群。这一段暗示了猿人通过黑石的启示,学会了运用思考的力量,并掌握了开启文明之门的钥匙。自然不会创造直线,更别提规整的黑色长方体,所以黑石应该是其他智慧生命创造的。当猿人触摸黑石并开始思考的时候,猿人到人类的伟大进化正式开始。影片中,当猿人得到启示并开始使用工具的那一段慢镜头画面中,库布里克采用了气势恢宏的古典音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宣告了人类正式进入文明时代。

需要提一下的是,库布里克在猿人学会思考并学会使用工具这一段落中,隐晦地暗示了人类步入文明时代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因为人类自身而造成的动物和同类的死亡。在猿人学会使用工具后,他们杀死了野猪开始食肉,在抢夺水源的过程中用工具打死了另一个族群的同类。人类在漫长的文明进程中,付出了多少代价?

被猿人抛到空中的骨头在下一个镜头里通过蒙太奇变成了未来人类的宇宙飞船,这一闪前(flash-forward)的运用堪称前无古人--须知这个闪前的运用是何等惊人,一闪之间时间就跨越了数百万年。骨头和太空飞船是有共同之处的,它们都是人类的工具。伴随着这一蒙太奇,电影也从人类的黎明这一章节跳到了月球之旅。这一章节中,库布里克运用了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作为背景音乐。优美至极的音乐和画面互相促进,相得益彰。在圆舞曲优雅舒缓的节奏映衬下,太空船与基地的对接显得更加庄严而神圣。

片中的对白不多,且大多数对白并没有多少意义,甚至去掉大部分对白都不会影响观众理解影片。库布里克这样设计的用意是通过反映人类语言的卑微,从而凸显人类的卑微,人类在宇宙中的卑微。影片中有很多超大全景镜头,人类的宇宙飞船就像宇宙长河中的一片小树叶,缓缓飘过。地球也只不过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尘埃,更何况人类?

在月球之旅的结束部分,科学家们来到了月球,并看到了神秘黑石。这是黑石第二次出现在影片中。同猿人一样,科学家对此也充满了疑问,也触碰了黑石。这次的启示又是什么呢?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已经掌握了相当的文明,但在这个黑石面前,人类依旧充满了疑惑和不解,"伟大"的人类文明卑微依旧。为了探索这一秘密,人类派出了一艘由HAL9000智能电脑和五位科学家控制的宇宙飞船开展木星探索之旅。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娱乐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存在或虚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