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js333.com > 娱乐焦点 > 鹿鹿鹿

鹿鹿鹿

文章作者:娱乐焦点 上传时间:2019-10-12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高淳在广德039号上往长江上游回溯,在每一个节点都能碰到一个女人,岸上着单薄白衣的安陆,尝试自杀的安陆,在佛前忏悔的安陆,丈夫葬礼上的安陆,偷情的安陆……

        当安陆在江边对着江中货船上的高淳大声呼喊“你能跑到哪?这是我的长江!”的时候,在江岸上的河滩边,赫然写着屈原《天问》的十六个大字:“天何所杳?十二焉分?日月安属?列星安陈?”千年前的屈原面对自然界的博大与未知而心生感慨……千年后的安陆,在江岸被爱人所弃,面对滚滚长江和渐行渐远的爱人,安陆的一句“这是我的长江”显得是那样的无奈而不甘。从长江入海口的上海吴淞,到长江源头楚玛尔河,溯流而上,一段昔日的时空被重新打开。电影《长江图》,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获奖影片,导演杨超。

安陆可以是一种意象也可以是一种臆想,广德号在渐渐远行,她朝天吼着“长江是我的!”船上高淳望着岸上的枯枝发呆。影片的画面、声音总给人在读诗一般的错觉,似懂非懂,好像说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说,性、佛,在江水的氤氲中,迷雾的朦胧中,叠山的清幽中,拼凑成一副流动绵延的长江图。王国维说过,一切景语皆情语,万寿塔里的青灯古佛,观音阁边的巫山云雨,在时空与诗集的完美契合之下,安陆在忏悔而沉沦,高淳在追寻而迷失。

图片 1

印象最深的是那三个问题,“信仰”“屠刀”与“神迹”。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是最痛苦的,但如何才能帮助到一个人拥有信仰,是用“屠刀”还是“神迹”? 安陆得出的结论是 “罪人没有信仰。”但影片中和悦洲故事给出另一种解法。商人在一个港口停泊在山上的阁楼里遇到情投意合的妙龄女子,一夜偷欢后却互换了身体,得到商人身体的那个人匆匆离去,商人只好留下来等待下一个躯壳。试想我们多少人在一些情况下会选择侥幸逃避,细思极恐,那些逃脱的人真的是我们吗?还是留下的才是?

    豆瓣电影中,《长江图》被定义成剧情片&爱情片,而导演杨超在电影访谈录中则把其描述为一部魔幻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根据导演的这一个观点,电影中男主角高淳在长江流域见到的各个年龄段的女主角安陆的剧情安排,就并没有某些观影者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电影《长江图》中,蜿蜒曲折的长江不再单单是空间上的一条河流,随着男主角驾驶货船溯流而上,一道道时空门被逐一打开,尘封了二十余年的一段往事在这条悠悠长河中被逐一演绎。

影片最大亮点还是摄影吧,于我而言,真的很少有机会在影院看到屏幕上如此厚重的颗粒感……。整个片子台词还没有旁白多,不空洞很多也得益于镜头语言。镜头基本以横移和摇为主,呈现出广阔的空间感,画面构图都很讲究,留白与失重权衡的刚好。有一个长镜头我大概永远也忘不了,光直接打在水面上水把光折射上来,然后移到女主拿着火把迂回上山点燃,视角从船望到火再从火望到船,那种光影虚实变幻的视觉刺激我只能词穷←←。

图片 2

抒情诗一般的叙事给电影美术留下更多的发挥空间。红色的暖水壶,老旧的收音机,颤悠的取暖炉,年代背景顿时就能烘托出来,充斥着流动的诗意。有段配乐用了昆曲,虽然与所在地理位置不符但与片子蛮契合。印象中大坝那段,长江水波光粼粼渐渐下沉下沉,一片寂静,突然机械运转的钢铁摩擦声,从墙孔里渗出的水流声,由影院的音响设备从四面八方涌进我的耳朵,在我脑海里形成一幅绵延的壁画。

    电影《长江图》的剧情,其实并不复杂。
    时间:当代;
    地点:长江沿岸;
    剧情:船长高淳驾驶货船在长江沿岸溯洄而上,无意间在船上发现一本诗集。随着航程的渐行渐远,船长发现在他沿途驻足的每一个地点,都会是这本诗集中12首诗歌落款的地点;而在这些地点,船长总会遇见同样的一个女子。奇怪的是,随着船溯洄而上,这位女子竟一点点的变得年轻起来;而当船过三峡,船长却再也不能和这位女子直接对话;爱上这位女子的船长根据诗集中落款的地点启示去找寻这位女子…..
    而看似简单的剧情却好似悠悠长江一般,但见江面烟波浩渺,却不见江底暗潮涌动。船长高淳在长江流域见到的一件件“奇事”其实都并非空穴来风。正如杨超导演所说的,《长江图》中想呈献给大家的,是一个发生在真实世界中的“科幻故事”。与传统科幻故事常见的“星球大战”、“星际旅行”不同,在这部电影中,所有的突破“物理定律”的场景都发生在再平常不过的场景中。
    与之前院线上映的《路边野餐》类似的,在杨超导演的这部《长江图》中,也穿插了众多诗歌;不同的是,比起《路边野餐》中诗歌的超凡脱俗,在《长江图》中出现的12首诗歌更像是电影剧情发展的一个线索,实际上,船长高淳在船舱中发现的那本诗集正是自己年轻时曾写下的,只是时隔多年,高淳早已忘记了这本诗集的存在和曾经在这本诗集中写过的诗句……而根据这个线索,船长高淳和神秘女子安陆的往日情缘被隐晦的表达出来。因此,从长江入海口沿河而上,船长高淳无意中在船舱中发现的那本诗集以及诗集中的那些诗句,就成了我们解读这一部电影剧情发展的关键。
    电影中船长高淳驾船而上,从上海吴淞一直到宜宾二码头,他在长江流域中经历的一道道时空门也就以倒叙的方式展现给观众。为了剧情解读方便,因此在以下将按照宜宾-吴淞的顺序进行剧情排序,用电影中出现的这十二首诗歌解读《长江图》……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你不再需要诗歌,你不再需要去经历,我所经历的一切。

图片 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可乐or肥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笑容
    这是在船长高淳驾驶的货船行驶至宜宾二码头时,电影中出现的诗歌。宜宾的下一个目的地,高淳将会前往长江源头楚玛尔河,而在长江起源处高淳并没有穿越时空门,因此也就没有出现诗句;而且,《长江图》中非常巧妙的一点,如同电影海报一样,电影中剧情的发展也像一个完美的圆是闭合的:在长江源头楚玛尔河,是二十年前故事的起点,却也成了二十年后新故事的归宿;在长江尽头上海吴淞,是二十年前故事的结束,却也成了二十年后新故事的开端。船过宜宾二码头,船长高淳因为自己承诺给罗总承运的货物出了问题而惨遭罗总手下人毒手,在高淳昏迷前,透过清澈的长江水,高淳在水下见到了安陆的笑容;1989年,那一年,高淳与安陆相识,而对高淳而言,安陆第一次对他微笑的场景将永存在心底,并必须通过这句简单的诗歌进行记录……

图片 4

    2. 你是即生了证的旗帜
        你是对治黑暗的铠甲
    船过江安涩岗,船经过时空门,高淳在重峦叠翠的涩岗群中找寻安陆的身影,却只能隔着层层高山遥望着安陆渐行渐远……这首诗歌很有意思,写这首诗歌的高淳显然是处在热恋中,他把自己的爱人安陆形容为旗帜和黑暗中的铠甲,可以想象,二十年前,安陆在高淳生活中的闯入带给了高淳生活上无与伦比的希望;这种希望,尤其与之后高淳诗集中出现的满含负能量的诗歌形成对比。而爱情,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拥有一个人,自己也宛若身穿铠甲一般,心灵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图片 5

     3. 总有一天
        我们相会的桥 穿越的渡口
        都会变新
    船行至涪陵点易洞,电影中出现了这首具有哲学意味的一首诗。在涪陵,高淳还是没能和安陆在时空门中直面;电影中首先出现的是年轻时的安陆和自己的女伴迁往点易洞祈福的场景;随后,二人离去,高淳独自一人来到了点易洞。这首诗歌的创作应该还是在安陆和高淳的恋爱时期,他们憧憬着,在几百年几千年后,他们曾经相会的地方也成了有了悠久历史的文化古迹,进而被重新装饰修复,供后人观摩;那种身在当代展望未来的情景,或许是每一对情人之间都曾做过的一件事吧?

图片 6

     4. 要么丑陋 要么软弱 要么虚伪
        没有神灵让人信服
        那么期待一个女性
   船行至丰都鬼城,在阴暗的江面中,高淳驾驶的货船驶过一座有一座山川。时空门开启后,高淳与安陆的交际仍然是蜻蜓点水般。或许爱情的过程中都会伴随着对自己深刻的反省,或许对所有的相爱之人而言,相比对方,自己永远显得那样的藐小和不足;高淳也不例外。在这一首诗歌中,高淳质疑自己的丑陋与软弱,自己何德何能能拥有安陆这样一位完美无瑕的女子呢?爱是对自我的层层反省和对所爱之人的完美化。

图片 7

    5. 我诅咒我走过的路
       我读过的书
       我献媚众人的表演
       我离开独行之道的那一刻软弱
    宜昌 三游洞,长江中上游分界点。船行至此,此处的时空门中,二十年前的高淳和安陆也仿佛在那时经历了他们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的具体情形,电影中并没有直接表达;但根据下一首诗歌的寓意,可以推测,这一首诗歌中高淳所写的“离开独行之道的软弱”仿佛是预示着高淳与安陆的分离。而分离,似乎高淳占据了主动的一方。可以推测,因为种种压力,高淳无奈选择离开自己心爱的安陆。

本文由金沙js333.com发布于娱乐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鹿鹿鹿

关键词: